Saturday, October 13, 2007

(當今大馬)捍卫麻风病院是人权也是文化 希望之谷可借鉴台湾乐生经验

王德齐
07年10月12日 下午3:55

古迹保存运动不仅只是在于捍卫古迹免遭拆除,而是如何将这个老旧的空间开放,让不同背景的社会人士都能参与其中,让古迹长久“存活”下去。

与双溪毛糯麻风病院同样面对迫迁命运的台湾乐生疗养院,在青年乐生联盟的带动下已变成一个人民文化空间。那里曾是外人不敢踏入,麻风病患者不能外出的隔离国度,目前却已变成演唱会或夏令营的举办地点,或摄影、写生、漫画或文字创作的灵感泉源。

积极参与捍卫乐生疗养院运动的台湾学者丘延亮,在分享他们的经验时就表示,青年乐生联盟虽然不是一个很紧密的组织,但是却成功把该疗养院变成一个开放的空间,让大家都能善用当地的资源举办活动,发挥本身的创意和潜力。

“你做什么东西,不需要开会,不需要通知我们,也不需要大家审查。你来就来吧!我想大概就是这样一个让大家都能参与的空间,你所做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一个加分。”

创意青年打造台北新开放空间

具有“希望之谷”之称的双溪毛糯麻风病院拥有80年的历史,是全球首家以人性化角度治疗麻风病患的疗养院,将麻风病人安顿在一个与外界隔绝的社区。不过,麻风病院东院土地目前已归玛拉工艺大学拥有,并准备建立医学院,导致这片古迹面对摧毁的命运。

远 在台北县新庄市的乐生疗养院则是台湾第一家公立麻风病隔离医院,在1929年由日本殖民政府设立。由于捷运计划的机厂将设在乐生疗养院现址,因此平均年龄 74岁的患者在94年便遭迫迁。关心疗养院命运的青年学生随后在2004年成立青年乐生联盟,多次阻挡有关当局进行强拆工作。

因此,“抢救希望之谷”支援活动小组便在昨晚举行“乐生与希望”交流会,邀请丘延亮来马分享和分析保留乐生运动的过程,希望能将台湾的经验贯彻在捍卫双溪毛糯麻风病院的工作。

当晚交流会的主持人共吸引80名出席者的热烈响应,其中许多参与者是来自雪隆大专校园的学生。丘延亮也是台湾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和前香港浸会大学社会学副教授。

没政党动员也有6千人参与捍卫

丘延亮(右图)表示,虽然乐生疗养院和双溪毛糯麻风病院相比显得较小和较少病人,不过在高度发展的台北已经“是一个不可多得地方”。

“台北再也没有那么大棵的树,再也没有那么新鲜的空气,再也没有一个大家可以画画、写生的地方。”

“我 们要保存乐生(疗养院),一方面是文化的,一方面是人权的,一方面是医疗的,另一方面是跟台湾今天这么唯利是图、这么一个还在发展迷思底下、在一个政党恶 斗为权力不为人民的情况低下,抗争的意义不但是要把这些空间保留下来,而且要把这个空间变成活的、人民的、创造的、自由的空间。”

他指出,由于台湾政治的恶性发展,使到这个社会变得非常闷,使到年轻人不愿意参与政党。因此,一个具创造性,并让他们找到发挥空间的捍卫乐生疗养院运动对年轻人来说非常意义,甚至有一次游行在没有政党动员的情况下获得6千余人的响应参与。

创意青年打造台北新开放空间
没政党动员也有6千人参与捍卫
12月办“我爱希望之谷”嘉年会

來源:當今大馬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用 CopyTrader™ 专利技术同优秀交易员讨论交易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