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7, 2008

希望之谷冬至庆祝活动

日期:2008年12月20日(星期六)
地点:希望之谷(双溪毛糯麻风病院)

1500-1800 希望之谷导览

1800-1900 准备晚餐

1900-2100 晚餐 + 搓汤圆 + 播放"希望之谷"短片 + "欢喜庆东至+乐生分享会" + 变脸表演

2100-2200 (余兴节目: + 欢喜来卡拉)

Thursday, November 20, 2008

台湾中原景观系学生眼中的希望之谷



在上星期六(11月8日),希望之谷来了八位台湾中原大学景观系四年级的学生。他们向居民发表了他们在两个月来在希望之谷调查的成果和建议。



对于他们的用心让我无比的感动。从小小的细节到整个社区的大愿景都可以看到希望之谷不会就此变成废墟。这班台湾学生绞尽脑汁以景观角度推广生态旅游、生态博物馆的概念,既保护历史古迹,又能促进旅游和花圃生意,一举两得。



台湾中原景观系学生也为希望之谷设计了新标志,猜猜看那个标志赢得众人的欢心?

只可惜台湾学生懂得爱惜历史遗产,有人却把它当成破旧不已的废墟。如果你去年8月来双溪毛糯买花、拍照还是抢救希望之谷,都会看到现在通往希望之谷的入口处跟以前完全不同了。改河道、拆除花圃、扩建马路,这是希望之谷吗?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希望之谷,最显眼的路标。不过,当我看到桥被拆了,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Selamat Datang ke Taman Warisan PKKK. 真讽刺!把建筑古迹拆了后,“良心”发现所以才建一个Taman Warisan吗?



球场不见了……



椰水没得喝了……



椰浆饭也没得吃了……

告示牌上写着“这是大马卫生部的土地,闯入者将被控告” (Tapak Milik Kementerian Kesihatan Malaysia. Penceroboh Akan Didakwa. )。





如今柏油路已经铺好了。





往事只能回味……

在我们无能为力阻止玛拉工艺大学继续拆除东院的历史建筑物的当儿,我想我们可以做的,就是把这一切有关希望之谷的图片、口述历史和纪录影像留下。希望之谷的前车之鉴,好让下一代的子子孙孙能好好珍惜历史遗产、爱惜古迹。

献给东院的院民。

拨开乌云见晴天,我们向希望前进吧!

Tuesday, September 23, 2008

《世界文化遗产之永续经营》讲座会



马来西亚留台联总主办

世界文化遗产之永续经营 讲座会

主讲人 : 丘如华 女士 ( Alice Chiu Ru-Hwa )

Sept 25 : Kuala Lumpur

Sept 27 : Pulau Pinang

Sept 29 : Melaka

Sept 30 : Johor Bahru

http://www.wretch.cc/blog/ResMGMT/12361994


台湾历史资源经理学会秘书长丘如华简介

基于对台湾历史文化的关怀,丘如华女士于民国八十四年即担任乐山文教基金会执行长一职;尔后于民国九十三年六月参与筹备本学会,并受推举为秘书长。在秘书长丘如华女士领导下,本学会始终坚持宗旨和理想,希望以非营利社会团体(NPO)的角色,透过多边的国际交流,促进历史资源以及空间环境之永续经营。除了提升、丰富国人文化生活之内涵及场域,藉此强化地方魅力与经济活力外,学会并且将积极开拓台湾与国际NPO、NGO接轨的平台与网路,以推广国际间的参与、资讯交流及互助支援。

丘女士多年来关心公共议题,由发现问题到创造议题、寻求方案,建立自发组织,促成草根动员的力量,再藉由引入资源,扩大民众的参与,一路走来持续关怀并与无数国内、外民间组织共同建立相互支援合作的经验与历程,如台北迪化街、三峡老街、高雄美浓、新竹湖口与北埔、台南新化、澎湖马公、马祖、兰屿都遍布了付出的痕迹。

深具国际视野的丘如华女士,积极参与多项关心文化资产保存的世界组织,如国际古迹保护协会(ICOMOS)、亚洲西太平洋都市保存联盟(AWPUNC)及国家信托(NATIONAL TRUST);丘女士经常在各项国际会议中发表论文,介绍台湾都市保存工作现况,此外并积极引入国外的经验,邀请学者专家回国实地探勘、提供建言,也组团带领产、官、学界表出国考察、吸取经验,让社会力量在摸索中不致迷路。

在兼顾理念与实务的原则下,丘秘书长本持开放的态度,与自身多元的经验与视野,持续带领学会同仁推动、实践各项公共议题的工作,包括:有形与无形文化财及空间资源的研究、活化与再利用;历史保育、都市开发、文化发展在行政面、计划面、与执行面的整合;文化观光与地方产业再生的相关策略、执行机制与组织;资源经营及管理相关课程与教材的研发、人才培训及公民教育;具有前瞻性的历史保育理念与方法的示范与宣导等,皆是触及的面向。

丘女士所关怀的不局限以狭窄的角度看待问题;在多元因素所交织影响的社会中,各种公共议题包括民众参与、古迹保存、聚落发展、城市规画等,甚而扩展到与国际社会结盟,善尽国际公民的职责,引进先进的观念和技术,协助台湾社会打开一扇面向光明的窗。

“那夜, 星星都掉下来了.”



莉思为停不了的雨天担心了整个上午, 我安慰说别担心, 搞不好今晚的星星都会掉下来, 尽落在希望之谷. 然后散发荧火般的闪耀. 而后, 星星真的出现了. 坠落在希望之谷, 而光芒依然在盛放着.

转载自www.douglasho.com

Wednesday, September 3, 2008

"提灯点亮•希望不灭"希望之谷纪录片首映礼暨与院民牵手过中秋

双溪毛糯麻风病院由人性角度出发治疗麻风病患,是世界上第一个麻风病人自供自足的社区,让他们无需受到外界的排斥。该病院是麻风病史上最具价值的麻风病院模式之一,其构造迄今仍完整地保留下来,目前尚有二百八十余名病人留住。然而,政府允许玛拉工艺大学发展该地段,将影响该院东边地段,也将严重破坏其重大的历史性、社会性意义及建筑价值。

为了争取全面性的麻风病院社区保存,以及在我国推广文化遗产保存的概念,去年一些古迹学者和关心麻风病院的热心人士组成了一个名为"抢救希望之谷支援小组"的队伍,在此课题上给予该社区村民支援。这一年来,虽然抢救希望之谷事件的进展没有太大的转錑点,但令人感到鼓舞的是,国内外许多公民社会组织、社团、学生团体等等陆陆续续参访这个独特的社区,从希望之谷探讨我国的文化古迹保护意识。因此,这个社区可谓成为了一个"生活课室",参访者通过口述历史、社区生活营、导览等等活动启动了难能可贵的生命教育。
配合中秋佳节的即将来临,抢救希望之谷小组再次联合隆雪华堂福利委员会和双溪毛糯麻风病院参议会,共同举办一场温馨的中秋晚会,并同时推介暨首映希望之谷纪录片之《永远的希望之谷?》。

" 提灯亮点•希望不灭"的活动日期定于9月6日(星期六)傍晚六时,集合地点为该院的民众会堂旁的篮球场。晚会准备了简单的茶点招待出席者,部分中秋佳节食品由隆雪华堂福利委员会和其他团体赞助报效。希望之谷纪录片之《永远的希望之谷?》将在希望之谷的星空下首次播映,欢迎关爱希望之谷的朋友一同到来,与希望之谷的院民惺惺相惜,回首当年。

此活动节目流程如下:

1800-1900 载送院民至活动地点
1900-2000 希望之谷纪录片之《永远的希望之谷?》露天首映礼
2000-2100 纪录片分享及享用茶点
2100-2145 灯笼园游希望之谷
2145-2300 收拾场地和结束

此活动免费公开让麻风病院社区村民和公众人士参加,惟主办单位希望当晚出席的公众人士能够自行携带中秋佳节食品和灯笼,以增添晚会的气氛。除此之外,主办单位也希望热心公益的社团赞助活动经费或食物,并鼓励热心的大专青年报名成为当晚的义工,一起参与筹备工作。任何疑问或有兴趣的朋友,欢迎联络廖秋怡012 -2813899或黄文达017-7993558。

Wednesday, July 9, 2008

你去看了吗?









“翠鸟虫鸣,希望人间” 麻风病院纪实摄影展
展览日期:2008年7月1日 - 2008年8月10日
地点:茨场街大众书局二楼读家开讲活动区
展览单位:抢救希望之谷支援小组

Saturday, July 5, 2008

感谢

感谢抽空出席的朋友们,谢谢你们的支持!







Friday, July 4, 2008

希望传遍爱FM



多谢吉安和爱FM盛情招待,让抢救希望之谷支援小组能为“翠鸟虫鸣,希望人间”双溪毛糯麻风病院纪实摄影展在空中打个广告。





更多照片……

7月5日《翠鸟虫鸣,希望人间》摄影展交流会

日期:2008年7月5日(星期六)
时间:下午3时
地点:茨厂街大众书局一楼读家空间

大家好。以下是交流会的流程:

3.00pm - 短片(1)
3.20pm - 《希望之谷》缘起(张集强分享)
3.40pm - 《翠鸟虫鸣,希望人间》摄影交流
4.20pm - 短片(2)
5.00pm - 结束

Friday, June 27, 2008

《双溪毛糯麻风病院纪实摄影展》最新海报!



欢迎大家多多支持!

“翠鸟虫鸣,希望人间” 麻风病院纪实摄影展
展览日期:2008年7月1日 - 2008年8月10日
地点:茨场街大众书局二楼读家开讲活动区
展览单位:抢救希望之谷支援小组
摄影者:林永隆黄锦杰殷国威黄征寰何叶盛黄志松雷昇杰钟向希林庆忠李金萍黄洁冰司徒旨祥

交流会
日期:2008年7月5日(星期六)
时间:3pm
地点:茨场街大众书局二楼读家开讲活动区

请大家高抬贵手,把宣传标签贴在您的部落格吧!



<a target="_blank" href="http://valleyofhope.blogspot.com/2008/06/blog-post_26.html"><img src="http://bp0.blogger.com/_KYAI7p-iKpk/SGQ_OMNadnI/AAAAAAAAAE8/fGlA8WS6M08/s400/sungaibuloh_expo.jpg" /></a>

Thursday, June 12, 2008

《翠鸟虫鸣,希望人间》麻风病院纪实摄影展



《翠鸟虫鸣,希望人间》麻风病院纪实摄影展

展览日期:2008年7月1日 - 2008年8月10日
地点:茨场街大众书局二楼读家开讲活动区
展览单位:抢救希望之谷支援小组

Friday, May 30, 2008

台湾历史资源经理学会 <活动讯息,欢迎转寄!>

亲爱的朋友们


大家好. 每年炎热的六月正是本学会举办会员大会的时候.

今年, 我们特别安排了两场别开生面的专题演讲
邀请各位长期关心亚洲都市保存课题的朋友们共襄盛举,欢迎大家告诉大家!

费用: 每位新台币NTD250元

时间: 97年6月14日 下午13:30

地点: 建国啤酒厂大礼堂 (台北市八德路二段85号)
议程:
1300 报到 / 缴费
1330 陈迈理事长致词
1333 贵宾致词
1340 <抢救希望之谷行动> 影片分享与案例说明
1430 <市民自主的乐活家乡守护运动 - 世界遗产石见银山>
1550 茶叙
1600 建国啤酒厂导览

说明:
此次特别邀请两位讲者, 针对国际上文化资产保存的思潮与民众参舆的作法,
提供精辟的演讲.

ㄧ、马来西亚思达雅国际大学的张集强讲师
配合影片分享位于马国首都吉隆坡附近的世界第二大汉生社区 <抢救希望之谷行动>的经验


二、投入台湾文化资产,贡献良多的ICOMOS前副秘书长,也是文建会首席顾问日本东京大学西村幸夫教授(Dr.Yukio Nishimura), 以他直接参舆文化景观与社区营造的工作,于2007登录为世界遗产的岛根县石见银山,如何透过居民的力量督促公部门进行整个地区的规划,并以市民选择的生活方式,不媚俗,贪图经济利益的生活方式继续守护家乡的真实案例.
<市民自主的乐活家乡守护运动-世界遗产石见银山>



三、现场接受报名由啤酒厂员工导览,让您重新认识全台湾最好喝的啤酒, 其制作过程以及保存路上的点点滴滴。



精采可期,欢迎大家踊跃出席!

Monday, May 26, 2008

卫塞希望游

一年一度的卫塞节在希望之谷这小镇可说是引起一阵旋风,一家大小,男女老幼都出动参与游行。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怎么多人出来,还挤满了佛教静修院,真是热闹非常!















Friday, May 23, 2008

樂生一生

「樂生一生」是件行為觀念藝術,穿插在「鐵馬影展」中間的一件藝術作品。

「樂生一生」的主要理念是「家」,我想問的是,怎麼樣算一個家,這個家由誰來認定。除了實體的住家,我認為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家」,一個無論好壞、充滿記憶的地方。

在尚未理解樂生前,我會以為樂生療養院是治療痲瘋病患者的醫院。我以一個外來者的眼光,我將自己和他們做出區隔:「我」是一位健康的人,而「他們」是另一群有病痛的人。我一直以一個高傲的態度認為自己在幫助與我不同的「另一群人」。在我理解自己也是一位痲瘋病患者的後代以後,我才驚覺,住在樂生裡面的人並非與「我」不同的「另一群人」,而是一群在樂生之中度過一生的人,他們在樂生中有家人、有後代、有財產、有回憶,與任何一個在社會中求生的人無異。但有多少人在大環境強調「進步」、「科學」、「便利」的氛圍下,能理解樂生是樂生院民的家呢?還是只是另一個管理「邊緣人」的公家機關而已?「樂生一生」就是在這樣前提下構想出來的作品。

人的一生,生、老、病、死是一件古老的課題,在樂生中度過一生者,與其他人有何不同?在我認知中,他們並沒有和一般人不同,在他們之中,有人患過痲瘋病而痊癒,也就是一開始的患者。患者的後代,在這邊健康地出生、長大、結婚、生子,並且希望終老在此。當初為強制安置痲瘋患者的目的已隨歷史漸漸淡去,在這裡誕生的家庭,與一般家庭並沒有不同。

唯一的不同,他們是被政府管控的。他們被管控的原因是樂生成立原本是為了管控痲瘋病的傳染,但這些政策和作為最後都被證實是不必要而且殘酷的。無論在日本、臺灣、或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痲瘋病已不是無法控制、無法預防、無法痊癒的傳染病,但過去因無知而留下的恐怖印象卻還殘留在社會的記憶中,所以政府還能利用大眾這種恐懼對樂生院的人加以管控或加以壓迫。

樂生的土地中,藏的就是一段又一段被醫藥管控的平凡人生,不只是痲瘋患者的病痛在其中,大眾對痲瘋病患者的無知和恐懼也在其中,以及因恐懼和無知,所賦予政府任意拆遷家園的恐怖權力,也在其中。

所以我在樂生的土地上挖了一個一米寬、半米深的洞,並尋找能代表樂生人在此一生的象徵物,丟入其中,再埋起來。樂生的阿伯在聽我講解這個過程時,理解為另一種形式的「時光膠囊」,我覺得很高興我們能互相了解。當然,我作品的意圖不只是當作時光膠囊,而是希望透過整個作品的過程讓院民與社會大眾有更多的對話。

在挖洞時,我們幾個文弱書生戰力薄弱,向下挖不到二十公分,便筋疲力盡。樂生的土地異常的難挖,因為當中有大大小小的礫石,小的如拳頭,大的竟有近百公斤!怪不得有人說樂生的土石利潤驚人。還好,在樂生的工友鼎力協助下,我們大概一個工作天順利完成挖掘工作。我們在挖掘的過程中談論樂生的現況和未來,樂生的院民也在旁觀看,我也和他們溝通創作的理念。這整個過程,是對話也是享受,我享受一個藝術工作者創作的過程,更高興看到院民在創作過程中而有所感觸。

洞挖完以後,我開始尋找象徵物。我在樂生院中最古老的建築,王字型醫療大樓的第二逕,尋找到一些廢棄的醫療用品、一些護士留下的手稿、照片以及護士服、一個鏽蝕的鎖、一個裝滿藥的罐子、一個壞掉的鬧鐘、一支白蠟燭、一張老舊的健保卡、一本老舊的漢生病預防手冊。這些現成的物品作為日常生活的用品,對我們並沒有特殊的意義。但將它們挑出來作為藝術品的象徵物,它便充滿了與我們對話的趣味。除了醫療大樓蒐集到的物品,我又去要了一些東西,有一個廢棄的輪椅、一個奶瓶、一件尿布、一疊紅包,並在樂生院內檢到一些東西,一根不用的柺杖、一片掉下的屋瓦。最後我買了一個玩具怪手和一株樹苗。在一切就緒以後,我懷著不安和期待等待未知的觀眾來參與這件作品。

執行作品的當天是「鐵馬影展」,它是一個以紀錄片紀錄社會不同角落,充滿人文關懷的影展。這天剛好來到樂生播放,很多來觀看鐵馬影展的人,也是第一次來到樂生。下午五點半,鐵馬影展的工作人員替我廣播:「行為觀念藝術『樂生一生』在醫療大樓第一逕及第二逕之間的草坪即將開始,請有興趣的來賓可以開始移動。」廣播後大約聚集十多位觀眾,有專程參觀影展的觀眾、影展的工作人員、社區教室的學生以及家長,以及關心樂生議題的觀眾。

在我簡易解釋作品的精神以後,我將蒐集到的物品一件一件的傳遞給觀眾,觀眾圍繞著草坪上的大洞,一邊傳遞現成物。在傳遞過程中,我也提示觀眾,希望觀眾最後能放一些屬於他們自己的象徵物在洞內。我所蒐集的物品,依照時間性提示的是生、老、病、死:奶瓶、尿布、紅包、柺杖、輪椅、藥罐、白蠟燭。依照樂生院的特殊性所提示的則是樂生院的屋瓦、醫療用品、漢生病預防手冊、護士的藥單手稿、護士服、鏽蝕的鎖…等。閱讀我們印象中的象徵物,與實際上拿著象徵物,並看著它丟入洞中,整個儀式性的行為會產生不同於旁觀者的啟發性。

在過程中,我也準備屬於我自己的象徵物,一個塑像、一包頭髮。塑像是我為樂生院民所做的塑像。頭髮則是我、我父親和母親的頭髮,暗示的是我的外祖父曾經短暫住在樂生,我與樂生有一段短暫的血緣關係。我曾經想過要在洞內滴進我的一滴血,代表我和樂生的關係;但有朋友認為,放進樂生院民的一滴血也許更有意義。那一滴血代表的是院民在這裡的歲月、心酸、喜樂。後來關於血的象徵物我並沒有放,因為樂生院民的血淚確實已經混雜在我們挖的土地中。

在所有象徵物都丟入洞中以後,觀眾開始思考、傳遞屬於自己的象徵物。各種不同的象徵物出現:社區教室學生的象徵物是一輛老舊的火柴盒小汽車,來自韓國的鐵馬影展來賓則放入一千元的韓幣和兩個閃亮的銅板,並在那一千元韓幣上寫了一些字。可惜是韓文,我看不懂。有一張全球援助網的名片以及數張不同的名片。一個看起來很有歷史的護身符。兩張不同人的大頭照,其中一張背面寫著鼓勵樂生的文字。一張咖啡優待券。樂生的博物館志工,也是這件作品的共同創作人 Friday,放的是一把樂生的鑰匙。

在所有人的象徵物都丟入洞裏以後,我們開始掩埋的工作。在我意料之外的是,多數觀眾自願輪替掩埋的工作,這個掩埋的行為,似乎讓觀眾有很強的參與感。一位女性觀眾,因為沒有鏟子,所以以手播土的方式,一點一點的將土播進洞內。這個瞬間的場景讓我感動,因為這些行為似乎不是要真正完成現實中的某個利益,而是將創作者、院民及觀眾的距離拉的更近。

最後,我在這個地點上種上一棵樹苗,希望在場的人看到這棵樹苗能想起這件事,也希望樹苗和它底下的象徵物,能長久在此與世無爭的存在、茁壯。

文摘自苦劳网

Tuesday, April 29, 2008

门。丑陋




通往心底最深处的一扇门,打开它,却看见人类最丑陋的一面。

最近希望之谷被大选热所淹没,“抢救希望之谷支援小组”的筹委们都在忙着大选活动,所以在那儿的活动没那么频密。其中导览活动就不曾停歇过。导览小组已经为好一些国内外的大专朋友服务,带领他们游览这深具历史意义的世外桃源-世界第2大的麻疯病院原址。



尽管“抢救希望之谷支援小组”竭尽所能保存中院的房子,可是有些院民的扩建工程已破坏房子原本的建筑结构,实在可惜。



虽说种花和卖花是大多数院民糊口饭吃的经济支柱,过度使用(霸占)土地来种草皮,造成环境污染也成为希望之谷的问题之一。

“抢救希望之谷支援小组”接下来会在7月假茨场街大众书局办摄影展,同时也会推介希望之谷纪录片,年底会有大型的花卉展嘉年华会。想要知道更多详情,请留意http://valleyofhope.blogspot.com

Tuesday, April 1, 2008

抢救希望之谷有转机?

万挠高压电·木屋区·路墩 刘天球:雪州课题皆有转机

■日期/Apr 01, 2008 ■时间/11:41:28 am
■新闻/家国风云 ■文章/本刊陈慧思

【本刊陈慧思撰述】在雪兰莪州新政府上台之后,压在蕉赖皇冠镇居民心头的大石,可望移走。掌管地方政府与研发事务的雪兰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大放好消息:州内所有牵涉土地纠纷和地方政府事务的社区课题,都将出现转机。

刘天球说,他上任的第一项任务,就是解决州内所有老问题,包括万挠高压电、蒲种绍再娜花园开发坟场、巴板路(Jalan Papan)木屋区、甘榜伯仁邦(Kampung Berembang)木屋区、林巴再也(Rimba Jaya)木屋区、蕉赖皇冠镇(Bandar Mahkota)路墩等问题。

他透露,州务大臣卡立依布拉欣(Khalid Ibrahim)已答应拨出土地,让万挠高压电工程绕道而建;州政府也将指示大道公司拆除蕉赖皇冠镇的路墩。

新官上任的刘天球(左图)是在其位于雪兰莪莎亚南的州政府大厦15楼办公室内接受《独立新闻在线》专访时,透露上述消息。这名过去总出现在社区运动前线上的行政议员笑对记者说:“所有你关注过的问题,现在全部可以解决了!”

他表示,上述所有问题都关系土地和地方政府,而土地和地方政府都在州政府的权限范围,因此州政府替换之后,攸关土地纠纷、地方政府指令的州内课题,都可望圆满解决。

他说:“蕉赖皇冠镇的路墩在雪州,因此我们可以把路墩移走。大道公司违法放路墩,可是当时却得到州政府同意。现在州政府是我们了,我们不同意嘛。万挠高压电无法绕道,是因为州政府不给土地,现在新的政府给土地,州务大臣也已答应了。”

撤销案件寻求庭外和解

刘天球说,州政府在昨早的会议中决定,通知所有市议员研究,尽可能撤销州政府起诉居民的所有案件,还有居民起诉州政府的案子,让双方回到谈判桌上,寻求庭外和解。

他举例说,国阵州政府向巴板路木屋区发出拆屋令,今日案子将入禀莎亚南高庭,州政府希望在没有触犯法律的情况下,收回类似指令,寻求庭外和解。

他也透露,州政府希望在一个月内,与甘榜伯仁邦(Kampung Berembang)、万挠和巴板路木屋区居民谈出一个解决的方案。他说:“要三赢啦,就是政府也赢,人民也赢,发展商也要赢。”

问及是否真可谈出一个三赢的局面,他立即回答:“有绝对的信心,因为我们得到人民的支持,而我们自己本身也是政府,我们也得到一些发展商……这里的发展商是国能、屋业发展商等,我们都有信心,非常有信心。”

上述三个课题的居民皆已入禀法庭,起诉政府或就州政府迫迁的决定寻求司法审核,其中万挠高压电案件的居民代表律师梁自坚,还当选万挠居民的国会选区——士拉央区国会议员。

至于双溪毛糯麻风病院被拆除的问题会否出现转机,刘天球说,医院属于中央政府,是州政府权限未及之处;提及州政府或可拨出土地,把医学院工程挪移到适当的地点,刘天球说,他将关注此课题,也欢迎参与保留双溪毛糯麻风病院运动的人士与他洽谈此事。

现年50岁的刘天球也是民主行动党非政府组织局主任,活跃于雪州万挠“争取高压电缆绕道、反对逼迁”工委会、反对武来岸焚化炉工委会、反对水供私营化运动和反对医院私营化运动、反对木屋区迫迁等社区运动。

要雪州告别“白鸽笼”时代

刘天球也透露,州政府有意建造空间较大的廉价屋,让雪兰莪州可以告别“白鸽笼”时代,价钱方面则只会稍微调升一点。

他也表示,州政府将秉承“居者有其屋”的原则推行廉价屋计划,譬如尝试向中央接管政府组屋,以合理的价钱转售租户。

前朝政府以折扣七千元的方式出售廉价屋予原木屋区居民,可是在过去一连串的捍卫木屋区运动中,包括联合政府领袖在内的运动人士提出,这些在木屋区居住了数十年的“城市拓荒者”应享有更大的优惠。

问及“城市拓荒者”可否以更低的价钱购买廉价屋,刘天球表示,目前百货涨价,价格方面可能无法调低,惟还有商议的空间。

他补充:“当然,我们也会给更大更舒适一点的空间,因为现有的650方尺,太小了……我们要把它做大一点,大到什么程度我们还没有定论。”

问及发展商会否配合,他说:“会的,肯定会的,多几块砖、几条铁罢了,新加坡比雪州还要缺乏土地,可是别人的组屋是整千方尺的,就算是两个人住也没那么小……我们已经要告别‘白鸽笼’的年代了。”

提及州务大臣卡立依布拉欣早前发出持续推行引人诟病的“零木屋区”政策,引起巨大反弹,刘天球表示,卡立的言论被误解。他解释说:“我们是要零度木屋,但是我们解决的方式跟国阵的完全不一样。我们是要先安顿的,而且要妥善地安顿、合理地安顿。”

卡立早前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透露,雪州将持续推行“零木屋区计划”计划,惟该计划将以人性化的手法推行。此言一出,立即遭到包括马来西亚律师公会及非政府组织抨击,指“零木屋区计划”执行手段高压、满是缺陷,无视于贫穷人民的居住需求。

州政府旋即发出文告解释,州政府主张减少木屋区,用意是把人民从贫困的循环中拯救出来,而非如前朝政府般,以残暴的手段夺取人民的土地,转而分配予其他人。

Tuesday, February 26, 2008

Excel 希望之谷新春团拜

如果,你有的选择……你在行动不便的情况下,还会出席跟自己没什么直接关系的活动吗?



Excel 在年初六办了一场新春团拜,邀请当地的安娣安哥出席吃顿饭。我想“抢救希望之谷支援小组”能把这儿的声音传达出去,让更多关心院民的朋友们来这儿办活动,也不枉这一连几个月来所做出的努力。







更多照片……

Tuesday, February 5, 2008

与旅台毕业生和青年乐生联盟成员同游希望之谷

“抢救希望之谷支援小组”导览员上周末带领了一班旅台毕业生和台湾青年乐生联盟成员(咏光和馨文)游览希望之谷。以下是一些活动照片: